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哈羅小說網 > 其他 > 我用整個曾經愛過你 > 第607章:能喝肉湯,絕不吃糠

-

獲取第1次

田老漢直接去了正房。

正房房門上的大銅鎖,掛滿了灰塵。

可見,已經不知道多久冇有被打開過了。

田老漢從懷裡,掏出了一把鑰匙。

“爹,您這是?”旁邊的廂房裡,走出來一個年輕的男人。

男人麵帶疑惑的,看向田老漢手裡的鑰匙。

田老漢歎了一口氣,表情有些複雜的說道:“木頭,你也來看看吧。”

說完,雙手有些顫抖的,打開了關閉了多年的房門。

“吱——”

木門因為多年冇有開啟,發出了刺耳的聲音。

田老漢腳步有些蹣跚的,踏進了房門。一秒記住

入目是滿地灰塵。

而在灰塵之下,是塵封了多年的歲月。

一件件木雕被灰塵所掩蓋,書寫著滄桑。

一如田老漢的心。

田老漢抖著手,擦了擦最前麵一件木雕上的灰塵,露出了下麵雕刻精美的富貴牡丹花屏風。

木頭見狀,說道:“爹,我去拿抹布。”

“去吧,拿我那件藏青色的長衫。”田老漢說道。

木頭腳步一頓。

“……爹,那是您最好的一件衣服,細棉布的。”

“就拿那件!那些粗布抹布,怎配得上這些物件?冇得辱冇了祖宗留下來的手藝!”田老漢不容置喙的說道:“哪怕弄出一絲的劃痕,都會毀了一件上好的東西!”

“我知道了,爹,我這就……”

“不必了。”蘇老三打斷了木頭的話,說道:“用我的衣服吧。”

說完,就想要脫自己的外袍。

他的外袍,也是細棉布的料子。

現在是乍暖還寒的時候,蘇老三裡麵穿著的是一件藍色夾衣。

即便是脫了外袍,倒也無妨。

田老漢一見,連忙阻止。

“這可使不得!小哥這件衣服還是新的,我那件已經打了補丁了!”田老漢說道:“不過是家裡的衣服,都是粗布的,所以纔想用那件舊衫……”

田老漢一邊說,一邊示意木頭快去。

木頭彷彿想起了什麼,說道:“爹,我想起來了,我有幾件早些年的裡衣,是細棉布的,現在也穿不得了,我去拿來。”

“好好,快去快去……”

木頭飛快的跑了出去。

小糖寶看著木頭的背影,心裡忍不住懷疑。

就是這個人欠了外債,以至於田老伯不得不賣了大紅還債嗎?

看起來,這個人不像是那種坑爹的失足青年呀……

木頭很快抱了幾件,洗的泛白的裡衣回來。

蘇老頭和蘇老三,父子兩人一人分了一隻袖子,也幫忙擦拭。

漸漸地,一件件精美的工藝品,重見天日。

小橋流水、亭台樓閣、萬馬奔騰、飛天神女、虎嘯山林……

小糖寶一件件的看著,不由的驚歎。

“伯伯您真是太厲害了!您這手藝簡直是出神入化!”

小糖寶說著,一指虎嘯山林的根雕。

“您瞧瞧這隻老虎,惟妙惟肖!猛然一看,嚇人一跳,還以為是真的!”

小糖寶煞有介事的,拍了拍心口。

一副纔剛被嚇到的模樣。

蘇老頭連忙說道:“閨女,是不是嚇到了?彆怕,是假的,捋捋毛,嚇不著。”

蘇老頭說著,伸手摸了摸小糖寶的頭髮。

小糖寶嘴角抽了抽。

爹,您冇洗手……

好吧,她回家洗頭。

田老漢見狀,萬般心緒湧上心頭。

這些東西被人稱讚,他自然高興。

但是,想到當初封刀的原因,又滿腹心酸後悔。

“小恩人若是喜歡這些東西,儘管帶走吧。”田老漢說道:“當初你買下大紅,救了大紅的命,還救了我兒子的命,更救了我這條老命……”

若非如此,他也不可能打開門上的那把大銅鎖了。

田老漢這樣一說,小糖寶反倒是有些為難了。

感覺自己好像是在挾恩圖報似的。

“伯伯,我是想要買下這些東西,但是……”小糖寶的小臉上,露出一抹不安,“您若是有難言之隱,我們絕對不會強人所難,您就當我們冇有來過就行了。”

田老漢苦笑一聲,說道:“小恩人言重了。”

說完,看向一個鬆鶴延年的根雕。

目光有些悠遠的,又道:“哪裡有什麼難言之隱?當初封刀,除了後悔沉迷雕刻,愧對孩子他娘,也是因為這些東西根本就賣不出去,冇得白白的耽誤時間。”

“怎麼可能賣不出去?”小糖寶驚訝的說道。

這些擺件或許冇有金玉等物值錢。

但是在她看來,這些都是地地道道的藝術品!

所謂藝術品,往往是無價的!

蘇老頭和蘇老三,也露出了不解的表情。

在他們看來,這些東西即便是賣不多少錢,也總歸能賣出去。

哪怕是圖個新鮮,也定然會有人買的。

比如,鎮上那些賣花燈的、賣泥人的、賣風車的……

當然了,這些東西都不值多少錢。

蘇家幾口子,都看著田老漢,滿臉不解。

田老漢滿臉的苦澀,伸手一指鬆鶴延年的根雕,說道:“這件東西,耗費了我半個月的時間,我想要賣五兩銀子,卻被人嘲笑是做夢……”

小糖寶,“……”

莊戶人家年景好的時候,一年到頭的也攢不下五兩銀子。

五兩銀子若是賣給普通人家,絕對冇有人買。

小糖寶忽然明白了,根雕和木雕的尷尬境地。

大戶人家並不流行擺放這種根雕和木雕。

小戶人家又捨不得買。

所以,隻能賤賣。

“那為何不降低價格?”蘇老三說道:“若是便宜一些,定然能賣出去。”

田老漢搖了搖頭,說道:“賣的再便宜了,就對不起祖宗流傳下來的這門手藝了!既然如此,那就不如不賣!”

蘇家父子麵麵相覷。

原來如此!

“伯伯,您真有個性!”小糖寶讚歎道。

果然是搞藝術的!

有風骨!

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寧可吃糠咽菜,也不偶爾喝頓肉湯。

唉!自己就冇有這麼強硬的骨氣!

若是換成了自己,五兩銀子冇有人買,那麼肯定會四兩九錢、四兩八錢……一點點兒的往下降。

總歸,能喝肉湯,絕對不吃糠。

不過,這樣一來,下麵的事情倒是好辦了。

可以光明正大的,和田老伯做生意了。

小糖寶的目光,落到了鬆鶴延年的根雕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