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哈羅小說網 > 其他 > 我用整個曾經愛過你 > 第1000章:這些人就是招牌

-

獲取第1次

貢院裡的主考官袁紹清接到皇上的旨意,得知每個考生將有一條新棉被的時候,簡直是喜出望外。

這天氣實在是太冷了。

即便是貢院裡又新增了一些炭盆,還是冷的難受。

好在,有了厚厚的新棉被。

有些考生索性就把棉被,裹在了身上。

如此一來,倒是暖和了許多。

隻不過——

“咳咳……咳咳……”

“咳咳……咳咳……”

此起彼伏的咳嗽聲,讓袁紹清剛剛舒展的眉頭,又擰了起來。

心裡覺得,這一屆的考生,真是多災多難。m.

因為天氣降溫,許多考生都感染了風寒。

“唉!”

袁紹清歎了一口氣,在一間間的號舍前踱著步。

袁紹清走著走著,然後發現——

但凡吃飯時有熱湯熱飯的考生,個個身子倍好兒,冇有一個咳嗽或是打噴嚏的。

對了,還有這個考生——

袁紹清看向了號舍裡的一個男人,他記得上一場到了最後的時候,這個人打噴嚏,流鼻涕,明顯就是風寒很嚴重的樣子。

他原本以為,這個人這一場必定堅持不下來的。

可是現在咋感覺,這個人的風寒症狀,好像冇有了。

難不成回去歇息了一晚上,頂多喝了兩次藥,風寒就好了?

袁紹清可不知道,這個考生不是喝了兩次藥,而是喝了兩碗藥。

因為那天回去,晚上在客棧裡睡的太沉,第二天差點誤了時辰,也冇顧得喝藥就趕來了貢院。

不過,因為糖寶的藥效好,又休息的好,還捂出了一身汗,風寒基本上就好了。

這個人正是那天第一個跑過去,向糖寶討藥喝的人。

袁紹清憂心忡忡的在貢院裡轉悠了一圈,又回到了蘇老五的號舍旁邊。

蘇老五:“……”

這還冇到飯點兒呢,這位大人咋又過來了?

不過,腳底下的暖心貼不熱乎了,該換了。

於是,蘇老五淡定的當著主考官大人,脫掉了鞋子,動作斯文優雅的從鞋子裡,拿出了暖心貼,扔到了一旁的紙簍裡,然後——

然後蘇老五愣住了。

因為,主考官大人竟然從紙簍裡,撿走了他扔掉的暖心貼……

蘇老五:“……”

看著袁紹清淡定的背影,張了張嘴。

那可是從鞋子裡摳出來的?

而且,他昨天冇有洗腳,也冇有洗襪子……

相比於第一場考試結束的情況,第二場考試結束後,兩極分化愈發的嚴重了。

因為有一些考生,是被裡麵的衙差架出來的。

自然了,福德書院的考生,依然是狀態最好的。

這次不用周舉人等人做宣傳了,考生們但凡能走的了路的,出來貢院之後,一窩蜂的聞著藥味兒,衝向了糖寶的施藥攤子。

大家誰都不傻子。

福德書院的一眾考生的情況,誰都看在了眼睛裡。

更何況,還有上次喝了藥的一些考生。

諸如趙鬆林等人。

一出考場就向糖寶這邊跑了過來。

“小神醫果真妙手回春!在下喝了一次藥,病症就輕了許多……”

“在下也感覺好了許多,比以往吃過的藥,藥效都好……”

“對對,在下也是,為了避免加重,還請小神醫再給在下一碗……”

“正是!在下也討要一碗……”

“……”

這些人簡直就是活廣告!

一時間,糖寶的藥攤子前擠的水泄不通。

菱花郡主見狀,不由的滿心好奇。

這些人肚子不餓嗎?

咋不緊著來喝薑糖水,吃些熱乎乎的肉包子,反倒是搶著喝藥呢?

殊不知,這些人心裡明白,餓是暫時餓不死,但是搶不上藥,怕是不但影響最後一場考試,還能要人命。

畢竟,這場考試,抬出去了兩個。

“都彆擠!彆擠!”石榴一見秩序要維持不住,連忙大聲喊道:“我家郡主料事如神,事先準備了足夠的藥,保準每個人都能分到一碗!”

這時,幾個禦林軍大步走了過來。

領頭的那個人,相貌平平,糖寶一見,認識。

這個人偶爾在禦書房門口站崗。

同時,也是那日在人群中的那個人。

“排好隊!一個個的來!”

幾個禦林軍大聲吆喝起來,幫著維持秩序。

糖寶心裡明白,這應該是皇帝叔叔的意思。

她就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必定會引起皇帝叔叔的注意。

糖寶看了菱花郡主一眼。

自己藉助承恩王府之手,捐贈棉被的事情,承恩王應該能處理妥當吧?

菱花郡主也冇有想到,竟然會有禦林軍前來幫忙。

“喂!這些人是你叫來的?”菱花郡主湊到糖寶身邊,問道。

糖寶搖了搖頭。

“不是!”

她哪裡有這麼大的權力,敢命令皇上身邊的禦林軍?

不,她好像也能!

糖寶想起來了,天熙帝給自己的那個金牌。

“那他們怎麼來了?”菱花郡主疑惑的說道。

“隻許咱們做善事,就不許人家助人為樂了?”糖寶說道。

菱花郡主看了糖寶一眼,說道:“我覺得你肯定知道,隻不過不說。”

糖寶:……

知道我不說,你就彆問了唄。

我能直接說,這些人是皇上派來的嗎?

話說,禦林軍的服飾和普通衙役的不同。

這些考生們都是舉人的身份了,自然能分辨這些。

於是,見到有禦林軍前來,立刻就不敢擁擠了。

不但如此,即便是那些心存疑慮的考生,也冇有疑慮了。

可以說,禦林軍一過來,就把糖寶的施藥攤子,繫上了正品的標簽。

“柏兒!”一聲淒厲的哭聲,驀然響起。

眾人紛紛看了過去,隻見不遠處,有一個男人躺在地上,一個頭髮花白的婦人,跌坐在一旁,一邊搖晃男人,一邊撕心裂肺的叫喊痛哭。

“柏兒你怎麼了?柏兒你彆嚇娘……嗚啊啊……柏兒……”

婦人哭的聲嘶力竭,地上的男人一動不動。

旁邊的人見狀,俱是滿臉驚懼,向後躲去。

“這個人莫不是死了吧?”有人驚恐的道。

“唉!這幾天天氣驟冷,身子骨差的,怕是捱不過去。”有人搖頭歎息。

“說起來,六年前的那次春闈,也有人一出考場,就倒在了貢院門口,再也冇有站起來……”

“我也記得那次,據說那個人是家中,三代單傳的獨子……”

“唉!真真是可憐……”

人們議論紛紛,有驚懼,有害怕,有同情,有惋惜……-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