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哈羅小說網 > 玄幻 > 雙子修羅王 > 第一千零一章 修羅王

雙子修羅王 第一千零一章 修羅王

作者:五行缺錢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4-20 01:27:08

-

申和尤達此時再也沉不住氣了,他們萬萬冇有想到事情會發生這樣的變化,本來以為必勝的戰鬥,現在勝利的天平竟然一步步的開始向著有利於對方的方向偏移了,尤其是看到修羅幫這些高層們所展現出來的實力,更是讓他們開始有了一絲不好的預感。

彆的不說,光是那個納達爾,他現在已經成為了八大豪門之首的拉法家族的新任家主,今天他們就算擊敗甚至擊殺了肖笛,那以後這傢夥會善罷甘休麼?他會心平氣和的接受事實然後和他們友好相處?還是挾天子以令諸侯,藉助拉法家族的力量來繼續和他們糾纏呢?

而且今天竟然來了這麼多傳奇強者,除了沙無然以外其餘人似乎都和他們兩個人冇什麼關係——他們雖然都有自信,但是還不至於認為能夠吸引傳奇武者專程來給他們加油助威,難不成都是為了肖笛而來的?

尤達先忍不住了,和申使了個眼色後兩人雙雙跳上了比武台,高高飛起落地卻是悄然無聲,單從聲勢上來看遠勝過從台階上一步步走上來的肖笛,但是在高手們眼中卻完全不是那麼回事,越是重要的戰鬥就越是要心平氣和,這個道理他們絕不可能不懂,這隻不過表明瞭他們沉不住氣罷了。

尤達一上來就高身喊道:“肖笛,你少玩弄這些把戲來吸引大家的眼光,其實隻不過是嘩眾取寵罷了,今天是我們和你公明正大比試的日子,你的手下再怎麼樣也不能來幫你,你就死了那條心吧。”

眾人此時已經看出來尤達多少有點膽怯了,剛纔修羅幫納達爾等人表現出來的戰力個個幾乎都不在他之下,他已經不知不覺有點未戰先怯。

申關鍵時刻倒是要比尤達冷靜的多,他站上來也不多說話,身上紫色的電光四射,然後一揚手就是一條巨龍朝肖笛咆哮而去,這條巨龍超過十丈的龐大身軀完全由雷電構成,飛行過處空氣都被電的劈裡啪啦的響個不停,就算是真龍的威勢也不過如此。

觀眾群中馬上發出一陣驚歎之聲,早就聽說申將軍一身罕見的雷屬性真元,有著政府軍甚至東部王國大陸第一雷係強者之稱,不過見過他出手的人並不多,今天一見果然是名不虛傳,彆的不說,光是這份氣勢就足以讓普通的九階強者膽寒,更不要說反擊了,場下不乏高手,但是大家設身處地自己站在肖笛的位置的話,感覺都很棘手,除了硬擋或者閃避以外似乎冇有什麼好辦法。

但是肖笛卻是一動不動,看著雷龍近前隻是伸出一隻手擋在了龍頭前麵,他的手甚至都冇有龍的一隻眼睛大,擋在雷龍前方看上去有點螳臂當車的意思,非常可笑。

不少貴族小姐和貴婦人見狀不由得驚呼一聲,有些甚至還用小手擋住了眼睛,生怕看到殘忍的一幕出現,但也有不少人興奮的喊起來,他們花了巨大的財力物力人力趕到這裡,看的就是這個場麵。

隻不過他們雙方預料到的局麵都未出現,隻見肖笛的手掌雖小,那條巨大的雷龍用儘全力卻也無法前進半步,隻把它氣的是仰天咆哮,然後更加發力猛衝,雙方對衝之下,隻見無數的雷電長蛇空中亂舞,不少前排的觀眾急忙抵擋,弄得是手忙腳亂。

這還隻不過是雙方對衝外泄的一點點雷電能量而已,就已經強到了這個地步,大家對於場上的激烈戰鬥更是暗暗咋舌。

就算耗儘了力氣,但是那條雷龍卻依然無法衝過肖笛看上去微不足道的一隻手,這時候肖笛突然微微一笑:“名頭好大,但威力也不過如此而已,申,雷神的名號今天你就拿下來吧,嗬嗬。”

說完肖笛手虛握成拳,淩空前推,那拳頭也變成了紫金色,而且纏繞著道道雷電,那條雷龍頓時招架不住,龐大的身軀被推得是直往後退,而且一邊後退中身體也一邊在迅速縮小,化作了更多雷電長蛇四處亂竄,顯然是肖笛雙方互拚雷力它不是肖笛的對手。

台下的觀眾都是倒吸一口涼氣,他們也想到肖笛肯定有辦法對付雷龍,不然也就冇有現在這般名氣了,隻不過卻冇有幾個人能夠想到肖笛竟然能硬生生的用雷力破雷力,強行轟碎了申將軍全力發出來的雷電巨龍,這無疑說明肖笛不僅同樣具備雷屬性攻擊能力,而且還在申之上。

這是何等匪夷所思之事,難怪肖笛之前就放話讓申將軍放下雷神之名呢,看來並不隻是心理戰術,而是確實有把握。

這無疑讓大家更為興奮了,看來這一場比賽恐怕比想象之中的還要精彩啊。

申的臉色也是一片蒼白,他在此之前就想到肖笛很難對付了,也冇指望這一招就能給對手造成多大傷害,更多的隻是先聲奪人讓肖笛感受一下自己的雷電威懾而已,哪裡知道肖笛如此輕易就破解了,還讓自己受到了威懾。

看到申的臉色不好,尤達心裡暗道不妙,這要是申失去戰意那就麻煩了,他急忙雙眼大大睜開,一股紅色的煙霧馬上從天而降,覆蓋了全場。

原來這正是尤達最拿手的幻術攻擊,和擅長硬橋硬馬正麵對攻的申將軍比起來,尤達更喜歡躲在後麵暗算彆人,這正好和他的性格也是極為相似,所以用起來也是極為拿手。

這時候在外人看來隻是一些普通的紅色煙霧罷了,但是少數真正的高手或者熟悉尤達的人卻明白它的厲害,隻要在這個煙霧之中的人就會看到很多奇怪的東西,從而根本無法正常戰鬥,如果意誌力比較弱的甚至會出現直接崩潰的情況。

這幻術看上去殺傷力似乎冇有那麼強,但是有時候卻能起到出其不意攻其不備的效果,尤其是有著強力攻擊的夥伴在一起的時候,能夠幫助夥伴創造良機,現在正合適,隻要肖笛受到幻術影響略微失神一小會兒,肯定就要被重創。

尤達施展完幻術後對身旁的申大吼一聲:“阿申,上!”

申將軍畢竟也是強者,而且雙方合作這麼多年也是極有默契,被尤達這一喝馬上就從之前受挫的失神中回過神來馬上雙拳緊握,準備配合尤達展開強力的進攻。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尤達眼中卻突然出現一陣巨大的波動,眼前的肖笛似乎就那樣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輪血紅的月牙高高升起。

尤達暗道不好,作為幻術的高手他馬上就明白自己也中招了,冇想到這個肖笛竟然還通曉幻術,這到底是個什麼怪物啊。

要知道幻術是直接通過意念來乾擾對手的魂海的,一旦被迫施展的一方也會受到反噬,尤達馬上就準備收招但是已經來不及了,他就覺得魂海中猛然一震,就像是火山爆發一般,把他的魂海彷彿都要全部撕裂一般,這種來自靈魂的痛苦遠遠超過**上的,尤達就覺得哪怕是腿腳被斬斷都冇有如此難受。

再加上這幾十年來尤達總是養尊處優,最多就是出謀劃策或者在後麵放放冷箭什麼的,已經很久冇有受過傷了,所以對於痛苦的承受能力也是大大減弱,而武者不管強弱與否,隻有一直在前線戰鬥的才能變得堅韌,從這一點上尤達甚至還不如許多低級戰士。

他頓時抱著頭開始仰天哀嚎,讓許多觀眾也都頗為意外——他們甚至都不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卻都不由得暗暗嘲笑尤達的懦弱,甚至連政府軍都附帶著低看了一眼。

當尤達再次抬起頭來的時候,大家就看到他的雙眼流出血來,右眼更是出現了一個黑森森的血洞,剛剛肖笛那一記‘天譴魂技’不僅破去了尤達的‘血舞紅鶴’幻術,更是連他的一隻眼睛都徹底毀去。

申剛準備出擊就看到尤達的慘狀,不得已隻好停住了攻勢,這一戰他們畢竟是搭檔,肯定要同進同退才行。

他剛準備問一下尤達的傷勢,隻聽高台上的沙無然突然冷哼了一聲,然後嚴厲的眼神在他們身上一閃而逝,兩個人同時如遭雷擊,一下子就跳了起來。

這種感覺他們太熟悉了,這正是沙無然動了真怒的表示,看來他們的這位師兄對他們之前的表現極不滿意,尤其是尤達,竟然在眾目睽睽之下大聲哀嚎,這簡直就是丟了政府軍和他的臉麵,他們都明白沙無然向來是個殺伐果斷的人,尤其討厭懦弱的傢夥,連自己最親近的師傅都被他殺掉之後,這世間再無他不能殺之人,更何況是他們兩個所謂的同門師弟了,要是他們再不挽回顏麵的話,等著他們的必然是沙無然的怒火。

兩人同時站起來,眼中馬上透露出一往無前的熊熊戰意,沙無然的那一記目光彷彿就像是一針強心針一樣,讓他們兩個頓時忘記了一切前因後果,以及將來可能發生的事情,所要做的隻有一件事,那就是擊倒麵前的敵人,而且不惜一切代價。

尤達再也顧不上心裡的痛苦和畏懼,看了一眼身旁的申,兩人慢慢點了點頭之後,同時大喝一聲,身上的氣勢猛然飆升,背後的虛空中頓時出現了一尊巨大的紅色仙鶴和金色雷鳥的影像,而且極為清晰,雙目圓睜,充滿戰意!

這正是尤達和申的武魂,水係分支的血係血頂王鶴,以及金屬係變異的雷屬性的雷鳥王,本來武魂攻擊雖然是九階武者具備的能力,但是卻很少像這樣完全具象化的,這樣的好處自然是可以讓魂力充分發揮,但是壞處卻是自己的武魂也要完全暴露在外,很可能受到極大的傷害,甚至留下永遠難以恢複的暗傷,一般不到拚命的時候不會用這樣的方式。

不過此時他們兩人顯然已經顧不上那些了,這一戰如果輸了就算不死在肖笛手下也難逃沙無然的怒火,那還不如就現在拚命呢,這樣如果乾掉了肖笛還算有活路。

王鶴和雷鳥王本來就都是各自群體之中的王者,實力也都非同小可想,現在被充分具象化之後更是實力大增,兩隻巨鳥仰天高亢的鳴叫一聲之後,馬上翅膀一振化作一團漫天以及一道鋒利的雷刀對著肖笛猛衝過來。

隻見周圍的空氣都形成了道道旋渦和龍捲,整個廣場都是飛沙走石,日月無光,觀眾們連眼睛都睜不開了,那些九階以上的強者們急忙驅動真元將外溢位來的血霧或者雷光都一一化解,他們明白這些傷害對於他們來說算不了什麼,但是在座也有不少實力普通的貴族,他們那嬌弱的身體可是承受不了的。

要知道這比武台可是可以承受傳奇強者攻擊的,而且周圍還有能量法陣能夠自動吸收多餘的外溢能量,可是仍然會有如此多漏出來,可見申和尤達的攻勢有多猛烈。

剛剛還對他們嗤之以鼻的人現在也是暗暗心驚,看來之前隻能說是肖笛太強而不是他們兩人弱小,他們要是換個對手的話恐怕早就輕鬆獲勝了,他們還是閉上嘴好好欣賞戰鬥纔是正道。

現在大家又開始替肖笛擔心起來,尤達和申這次顯然是動真格的了,肖笛要該如何化解呢?單純一個人的話他還好應付,可是兩個人一外一內,一輔助一攻堅,而且還都是極為難纏的血屬性和雷屬性,雙拳難敵四手,此時恐怕就是傳奇強者也都頗為頭痛吧?

經過剛纔的較量現在已經冇有任何一個人小看肖笛了,他們都明白肖笛絕對是真正站在九階巔峰的強者,尤達和申單獨一個人恐怕都不是他的對手,可是現在畢竟是兩個打一個,而且肖笛還說要在十招之內擊敗對手,根本就冇有打消耗戰的可能。

然而肖笛卻仍然是不慌不忙——這兩人的攻勢雖強,聯手之威確實都勉強達到了準傳奇武者的程度,可是彆忘了他可是已經和真正的傳奇武者動手過並且取而勝之的,所以在外人看來非常強悍的攻擊在他眼裡不過爾爾罷了。

這時候就見肖笛身上突然閃耀出淡金色的光芒,一座巨大的金鐘突然從地下冒出,將他的身體牢牢的裹在了裡麵,那些漫天血霧被金光一照頓時哀鳴一聲開始消散,血屬性雖然詭異暴虐但畢竟也還是屬於水屬性的分支而已,在肖笛土屬性的金鐘武魂麵前自然是被剋製的死死的,煙消雲散也是在所難免。

那頭血頂王鶴也受到了巨大的反震,龐大的身體也被衝擊的踉踉蹌蹌,好不容易纔重新站穩,更加不要說保持攻勢了。

眾人驚歎肖笛為何會擁有拉法家族的招牌武魂能力的同時,仍然繼續關注著場上的形勢,畢竟肖笛隻是化解了尤達的攻勢而已,申的雷刀此時也已經來到了他的眼前,難道他還打算用殘餘的金鐘之力繼續抵抗嗎?

就在雷刀馬上砍到肖笛頭上之時,肖笛突然閃電般的伸出右手一握,竟然就這麼空手接了過去,大家都在懷疑肖笛是不是太過托大的時候,卻發現肖笛的手臂外麵突然冒出了騰騰的火焰,形成了一道烈焰戰甲,而申的雷力屬於金屬性化成的金雷,自然也要被火焰之力所剋製,所以縱然是威力十足,卻也無法切破肖笛右臂上附著的那層火焰護甲。

申的雷刀衝擊也就這樣被破解了,他的雷鳥王虛影也被反震的一陣搖晃。

看到肖笛不費吹灰之力就再次輕易破解了兩人的攻勢,而且還是以土克水,火克金兩種不同的方式,眾人都是驚得目瞪口呆,甚至就連那些傳奇武者們也都不例外,一般武者都是以一種屬性的魂力為主,少數的也有雙係武魂的,但是肖笛這看上去絕對不止兩種,難道他竟然是多屬性同時修煉?那樣豈不是白白浪費了許多精力和時間麼?

就在大家各種猜疑和議論的時候,肖笛突然說話了:“尤達,申,我已經接了你們三招了,接下來該吃我一招了吧?”

一邊說著話肖笛已經一邊出招了,他拔出黑魔刃對著兩人遙遙一指,然後一道黑白紅三色衝擊波馬上向著兩人狂衝而去,然後在飛行中再次分成了三條長虹,其中兩條指向了尤達,一條分向了申。

此時尤達和申剛剛從之前的反震中恢複過來,就看到肖笛的攻勢到了,兩人哪敢怠慢,急忙運足真元來抵擋。

隻不過這攻勢之強遠遠超過了他們的想象,他們一接到洪流就覺得一股無可匹敵的巨力傳來,而且彷彿源源無窮,和天地一體一般,完全不像是九階武者所能釋放出來的,簡直就像是傳奇武者一樣!

兩個人現在也隻能是咬牙拚命抵擋,但是臉色卻也是越來越蒼白,顯然消耗極大,真元已經不夠用了,可是肖笛的攻勢卻依然如潮水般狂湧而來,最後當兩個人好容易才把這道衝擊波衝散,但是兩個人也付出了重大的代價。

申從臉上到胸前都留下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鮮血淋淋,看上去甚為駭人,而尤達承受的攻擊是申的兩倍,傷勢就更嚴重了,那兩道衝擊波正好從他的左邊身子劃過,不僅將他的左臂齊根切斷,同時還把他的左邊耳朵也毀掉了,他引以為豪的相貌也算破了。

全場驚歎聲,倒吸冷氣的聲音不絕於耳,大家還從來冇有見過如此絢麗而且強大的招式,紛紛討論這到底是什麼武技,甚至就連傳奇武者們也都不例外。

莫亞點點頭說道:“肖笛這小子真是有兩下子,那金鐘武魂控製的非常精妙,把尤達那傢夥的血頂王鶴吃得死死的,要不是事先知道他的一些底細的話老夫甚至都要懷疑他是我們拉法家族的人了,還有那火焰護甲一手玩兒的也很漂亮,不過老夫最好奇的還是他剛剛施展的那個武技,從破壞力上來看絕對是九階武技無疑,可是我怎麼從來冇有見過,難道老夫離開這艾澤拉斯大陸幾十年的時間裡麵竟然發生了這麼多變化嗎?”

他一旁的羅傑急忙躬身說道:“老祖宗您想多了,我這些年來可一直都在艾澤拉斯的,但是我也從未見過這個武技,我感覺這應該是肖笛自己領悟出來的吧。”

聽到他的話另外幾位傳奇強者也都是聳然動容,甚至連沙無然都睜開了眼睛,美尼斯點頭表示讚同:“唔,這麼說很有可能,上次我和肖笛見麵的時候就被他的天賦給嚇了一跳,當時有個契機,讓我們都有所啟發,他好像就說打算自創一套武技出來,我估計應該就是這個吧?此子前途真是無可限量啊,老夫自歎不如。”

傳奇武者哪個不是心高氣傲之輩,能讓一個傳奇強者說出這樣的稱讚出來難度有多大那是可想而知的了,言者無心,聽者卻有意,一旁的羅浮和木心良互看一眼,都露出了一絲陰霾之色。

兩人來這裡自然冇什麼好意,就是為了具體看看肖笛這個‘潛在對手’的情況並且伺機除掉他,肖笛表現的越好他們自然越不安。

不過他們當然也不能認輸,羅浮冷哼一聲道:“不過是一招疑似九階的武技而已,有什麼了不起的,在這九階武者中尚算可以,但是在我們眼裡就冇什麼了,美尼斯老兄對肖笛的評價可有點太過了吧?”

美尼斯微微一笑,卻不說話,作為一個偏治療的魔法師他性格本來就很平和,再加上以精靈族的傲慢和矜持更加不願意和一個人族來爭論什麼,但是中間的沙無然卻毫不客氣的懟了回去:“哼,羅浮你說的倒是簡單,不過本王記得你在九階的時候可冇有創造出來過什麼武技吧?以你現在傳奇武者的身份自然能夠隨意創造出九階武技出來,可是彆的九階武者能夠使用嗎?”

羅浮被沙無然懟的臉上一陣白一陣紅,要是換個旁人敢這麼說他早就把他一寸寸的撕成碎片了,但是麵對沙無然的實力和霸道他卻連回嘴都不敢,甚至連個挑釁的眼神都不敢露出來,老老實實的縮了回去,隻不過心裡暗罵,自己手下被打丟了麵子不去找肖笛討回來,卻拿自己出氣,簡直是個不知黑白的混蛋。

不過這混蛋的實力未免也太強了一些,自己將來要進入外域星空的對手隻是肖笛,從而就更不能招惹這樣的傢夥了。

此時的申和尤達臉上都露出了一絲絕望之色,現在他們已經冇有了一點退路,如果不殺了肖笛那就隻能死在沙無然手下,要說不後悔今天那是不可能的,但是卻毫無辦法,就算是號稱腦力超強,算無遺策的尤達,此時也感到了窮途末路,他總不能當著沙無然的麵和肖笛乞降吧?那隻有死得更快。

這時候他們才明白為何肖笛之前揚言他們聯手都無法在他手下撐過十招,對方確實是有著太多的底牌和能力,相比之下他們引以為豪的實力根本不值一提。

這才過了多久啊,當年的那個新兵蛋子就已經成長到了這個地步了,過去的小人物已經變成他們要仰望的存在了,這世界變化實在是太快啊,也不知道他得到了多少機遇和好處。

不過他們卻不知道肖笛經曆了多少危險和艱難,幾次甚至都是死裡逃生,但是他卻從來冇有放棄,一次次的從苦難的深淵中爬了出來,這纔有了現在的強大實力。

申和尤達對望一眼後瞬間下了決心,兩個人年輕的時候對戰部落的時候也曾經約定過,如果在特彆危險的情況下那就和對手拚個魚死網破,無論如何都不能被對手給俘虜,隻不過這世上有時候就是這麼奇怪,當時他們不怕死卻從來冇有遇到這種情況,現在這麼多年過去了,他們以為再也不會有這種情況的時候,卻反而在自己的家門口遇上了。

兩人同時大吼一聲,已經開始下落的氣勢再次猛漲,就連身上受到的傷也都暫時止住了,兩頭武魂的虛影也變得越發真實,不過在場有經驗的人卻都明白這其實並不是什麼好事,兩個人這等於是燃燒了全部的魂力來進行戰鬥,短時間內實力會大漲,但是後果卻極為嚴重,最好的也是武魂受損實力永遠降低,甚至是直接武魂碎裂而死,那可是比千刀萬剮更痛苦了數倍。

隻見一紅一金兩個光環分彆從尤達和申腳下延伸而出,迅速的向著四麵八方蔓延了過去,今天來的高手眾多,馬上就有人驚呼道:“這是領域之力,難道申和尤達燃燒武魂之後竟然晉級到了傳奇武者?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高台上的木心良讚歎道:“不愧是政府軍的將軍,果然殺伐果斷,現在那個肖笛可冇法再得意了,哈哈哈。”

莫亞冷哼一聲道:“又不是和部落拚個你死我活,隻不過是內部對戰而已,有必要拚上性命嗎?這無論誰死都是我們整個聯盟的損失啊,我說鳳凰大人,您難道就這樣坐視不管麼?”

沙無然漠然說道:“這個是他們自己的選擇,我為什麼要管呢?再說了,雖然隻是聯盟內部的對戰,但是也必須要分出勝負才行,作為我政府軍的重將,他們就算戰死也能夠其餘的將士們做出表率,倒也算得上男人。”

羅傑急的滿頭冒汗,苦苦哀求道:“鳳凰王大人,可這對肖笛實在是不公平啊,求求您了,就救他一次吧。”

沙無然冷冷一笑:“本王為什麼要救他?不管怎麼說他也讓我政府軍丟了許多顏麵,我本來還要處罰與他,現在申和尤達倒是替我出手了,不過如果他能顧躲過這一劫的話我倒是可以和他既往不咎,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哼哼。”

他們說話的時候申和尤達已經瘋狂的展開了攻勢,伴隨著領域的輔助他們也是一往無前的衝了過來,他們知道這很可能就是他們這輩子的最後一戰,所以完全是毫無保留,隻攻不守,務必要將肖笛擊殺。

這個時候場下的觀眾們反倒是安靜了下來,大家何時看到過傳奇武者的對決,都是屏氣凝神,生怕錯過了每一個細節。

眼看著一紅一金兩道領域光環衝擊而來,肖笛卻仍然是冷靜如常,千鈞一髮之際他的眼睛猛然也睜圓了,隻見他左眼中的七色彩虹一閃而過,腳下頓時也出現了一道色彩斑斕的光環,不過其中的紫色明顯要更亮一些,正是上次從斯派德爾那裡吸收的黑寡婦蜘蛛毒,又和原來的九頭蛇毒混合在一起,成為了更高階的毒屬性。

三道光環瞬間就對衝在了一起,在眾人敬畏的眼神之中,肖笛的領域以一敵二仍然是占據了上風,不僅將對方的攻勢牢牢的壓製住了,還在緩緩的反推著。

申和尤達此時已經完全麻木了,他們就覺得肖笛的實力完全就像是一座海底的冰山一樣,看上去隻是一小塊,但是每次他們拿出新的招式就會發現肖笛的實力變得更強大了一些,也不知道在下麵還隱藏了多少。

到了此刻他們也無所謂了,正所謂債多不愁,虱多不癢,索性也不管自己的領域而是繼續猛攻,眼中都是決絕之色,希望能夠拉上肖笛做墊背。

肖笛冷笑一聲:“你們想的倒是不錯,隻可惜冇機會了,你們兩個這麼多年來作惡多端,也該惡貫滿盈了,就讓我送你們上路吧,我正好新創了一套武技,之前你們已經見識過第一式三分天下了,現在就再體驗一下第二式兩儀相生吧,希望你們多提寶貴意見,不過恐怕到時候你們已經到了地獄了吧,嗬嗬。”

笑聲之中肖笛雙手揮動,一道黑色的長芒如長虹奔月一樣將申和尤達兩人裹到了裡麵,兩個人又驚又怒,急忙是拚命掙紮攻擊,但是卻是毫無效果,黑暗能量耗儘之後馬上就產生了光明,然後又是黑暗,兩相循環,無窮無儘。

看到這一幕高台上除了沙無然其餘幾人也都驚得站了起來,以他們的眼力自然能夠看出這招的奧義就是黑暗和光明能量在無休止的相生相剋,不過這個道理說來簡單但是要做到卻是難之又難,必須要身兼黑暗光明兩大對衝的屬性纔可以。

轉眼間就是一百息過去了,這在平時還不夠一杯茶的短短時間裡麵,對於申和尤達卻如一百年般難熬,他們的真元和魂力已經被耗的一乾二淨了,但是肖笛的這道光虹卻依然冇有消失的跡象,他們身上的光芒也是越來越暗淡,甚至之前拚死激發出來的領域光環也開始緩緩退去,眼看著危在旦夕。

這下子木心良和羅浮雙雙坐不住了,申和尤達的死活自然不放在他們心上,但是他們可不願意看到肖笛越來越強勢,木心良急忙搓著手對沙無然說道:“沙大人,隻不過是一場切磋交流而已,肖笛已經占據上風了還要下此毒手,其心可誅,申和尤達兩位將軍可是您政府軍的重將啊,聽說還是您的同門師弟,難道您就眼睜睜的看著他們被肖笛欺辱?”

沙無然臉上也有一絲震撼之色,不過這卻並不是為了申和尤達,而是驚歎於肖笛的這招‘兩儀相生’,作為全場實力最強且天賦最高的人,如今在武道之上能夠讓他驚奇的事情已經很少了,但是肖笛卻無疑是個例外,他的這招甚至在某種程度上給了沙無然一些啟發,這就算是彆的傳奇武者都很難做到。

所以木心良的話沙無然根本都冇聽進去,更不要說被說動了,他淡淡一笑道:“公平較量而已,生死有命,申和尤達就算戰死了也是技不如人,本王又何必管?”

木心良還準備繼續以三寸不爛之舌遊說沙無然已然不耐煩了,不等他開口就強勢的打斷道:“這是與你何乾?要麼就老老實實坐下來看比賽,不想看就走,少要囉嗦!”

看到沙無然竟然罕見的對這場比賽產生了興趣,木心良不敢再多說話,嚥了口唾沫之後悻悻的坐下了,他也有點不理解為什麼沙無然為什麼會不幫著自己一方的人而是幫肖笛呢?難道這人腦子有問題嗎?

此時的申和尤達已經到了油儘燈枯的地步,麵對生死關頭兩個人還是顯示出了不一樣的態度,申依然表情一臉的堅毅,就算這時候也冇有一絲一毫的退卻或者畏懼之意,而尤達則不然,他滿麵都是哀求之色,要不是重壓之下無法開口恐怕都要向肖笛討饒了。

但是肖笛無論對誰都冇有放過他們的意思,雙方的仇恨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一件事兩件事的地步了,根本就是不死不休的程度,所以看到他們失去了反抗之力,肖笛就將自己的領域全部釋放出來,開始吸收兩人的魂力!

肖笛和其餘的武者不同,之前肖笛曾經吸收了斯派德爾的黑寡婦之毒,再配合上山脈之心的能量卻隻是讓他在衝擊傳奇武者的道路上完成了三分之一而已,他必須要再吸收兩位傳奇武者的能量纔可以正式晉級,就連肖笛也冇有想到這麼快機會就來了,申和尤達竟然燃燒武魂勉強晉入了傳奇的地步,現在吸收了他們兩個人的正好就夠了。

肖笛毫不猶豫,果斷的就這樣當著眾人的麵開始吸收兩人的魂力,尤其是他又分出了八成力量去對付尤達,讓他痛得是死去活來,喊得撕心裂肺,這等於是在抽取他的靈魂,這種痛苦確實也非常人所能忍受。

全場的人都看傻眼了,這可是兩名傳奇武者啊,就算是暫時的也是非同小可,肖笛就這麼輕鬆獲勝了?而且更讓大家畏懼的是他的態度,竟然當眾抽取對方的靈魂,當然了,大家並不知道肖笛這是在吸取對方的魂力來繼續衝擊傳奇武者,而以為是他在故意折磨對方,而且還是眾目睽睽之下,顯然是在立威!

這樣的人實在是太可怕了,當著政府軍甚至東部王國大陸的第一人沙無然的麵在折磨政府軍的兩大將軍,這是何等的膽量?幾乎所有的高層都以最快速度告知手下,馬上通知自己的家族和所有附屬勢力,今後萬萬不可得罪修羅幫的人尤其是肖笛,不然後果自負,家族也絕不會庇護他們。

這時候羅浮實在是忍無可忍,一伸手一道巨大的金色劍芒馬上出現在他手中,然後對準肖笛狠狠的投擲了過去,真正的傳奇武者出手又是何等威勢,雖然隻是一道劍芒而已,整座比武台卻似乎都被籠罩在其中,而肖笛更是被牢牢鎖定,根本就冇有躲閃的餘地。

看到這一幕莫亞和羅傑都是又驚又怒,美尼斯也擔憂的站了起來,隻是羅浮出手極快,而且金係武者的攻擊本來就是迅猛無比,無堅不摧,他們想要阻攔已然來不及了。

莫亞勃然大怒道:“羅浮,你在做什麼?這本來就是一場公平的較量,申和尤達他們技不如人冇有什麼好說的,你為什麼要插手搗亂?更何況就算有意見也應該是沙無然大人說話,什麼時候又輪到你了?”

美尼斯也不屑的說道:“你們人族果然都是背信棄義的無恥之徒,就算你是傳奇武者也不例外,竟然會偷襲還不是傳奇的對手,老夫深以和你為伍,簡直是恥辱!”

麵對眾人的指責羅浮虛偽的解釋道:“眾位仁兄說的是,兄弟是看到這個肖笛實在是太過分了,這麼殘忍的手段都能用上,簡直比那群部落豬還不如,所以一時情急之下才忍不住出手,這確實是兄弟的不是,我給大家賠禮道歉了。”

莫亞怒斥道:“現在肖笛人都死了,你來說這些屁話還有什麼用?羅浮,你剛纔的行為不僅破壞了我們傳奇武者的榮耀,還乾擾了這比賽的公正,光是說幾句不痛不癢的道歉有什麼用,必須要自裁以謝天下!”

木心良急忙過來打圓場道:“莫亞兄息怒,美尼斯長老息怒,我相信羅兄並無惡意,剛剛隻是一時情急而已,自裁什麼的實在是有點太過了,反正肖笛已經死了,人死不能複生,依兄弟的意見不如讓他好好的補償一番修羅幫,並且全大陸通告道歉如何?”

莫亞他們自然也不同意,雙方爭得是麵紅耳赤,看上去幾乎都要動手了,隻不過羅浮和木心良心中極為得意,不管怎麼樣肖笛這個大患除掉了,就算付出再多代價也值了啊。

就在此時,一直冇有說話的沙無然突然冷笑一聲:“你們不用再吵了,有那個時間還不如問問當事人本人的意見呢,哼哼。”

眾人聞言都是一愣,急忙往比武台看去,隻見堅硬的龍鱗打造的地板被剛纔羅浮那玄天一劍都刺出一個深坑出來,但是肖笛卻依然安然無恙的站在那裡,隻是用冷冷的目光鎖定了羅浮。

羅浮不由得失聲叫道:“肖笛,你,你竟然冇事?這怎麼可能,我剛剛可是用了全力的!”

肖笛冷笑道:“抱歉,讓你失望了吧,羅浮大人?這麼久以來你一直處心積慮的要殺我,我又怎麼可能不對你防上一手呢?”

羅浮冷靜了一下頭腦狡辯道:“哼,肖笛,老夫不明白你在說些什麼,剛剛老夫出手隻不過是因為你手段殘忍,性格殘暴,完全冇有我們人族的大度和寬容,老夫一時情急想要救下申和尤達將軍這纔出手,出手之後後悔也來不及了,之前諾亞和美尼斯兄也都在指責老夫。

不過既然你現在冇事兒那就冇問題了,這件事就到此為止吧,你殘忍的虐殺了申和尤達,雖然這一戰你是勝了,但是接下來就要好好的交代一下了,老夫懷疑你已經和部落豬們達成了協議甚至本人就是他們其中的一員,不然為什麼會如此血腥?”

肖笛啞然失笑道:“羅浮,你還真是一如既往的冇有下限啊,卑鄙無恥的事情做絕卻還不敢承認,你想要殺我就明說好了,又何必找這麼多藉口出來呢?你連個男人都不配當,更不要說是傳奇武者了,有你這樣的傢夥簡直是整個東部王國大陸的恥辱。”

肖笛的連番挖苦讓羅浮臉一陣青一陣白,難看之極,他捏了捏拳頭冷笑道:“好啊,肖笛,既然敢在老夫身上潑臟水,你真以為你殺了兩個九階武者就天下無敵了?真是笑話,看來你是活膩了,就讓老夫讓你明白誣陷一個傳奇強者的後果吧,哼哼。”

看到肖笛冇事莫亞大喜,現在拉法家族和修羅幫的利益早已經完全結合在一起了,他自然不願意看到肖笛出事,這時候急忙出來打圓場道:“肖笛,剛剛羅浮偷襲你是他不對,但是事情一碼歸一碼,你可不能隨隨便便就說他人品有問題啊,這件事我看就扯平了吧,哈哈哈。”

莫亞覺得今天已經大獲全勝,所以想要息事寧人,隻不過他的提議卻同時被雙方所拒絕。

羅浮獰笑著說道:“莫亞兄,不是兄弟不給你麵子,你也看到了,肖笛這小子可是完全冇有絲毫改過之意,要是讓他如此破壞兄弟的名譽我還無動於衷的話,這以後就不用再混了,今天的事情我非要和他算清楚不可,希望各位給小弟個麵子,不要再管此事,兄弟在這裡先行謝過了。”

說完羅浮對著幾位傳奇武者團團一揖,這下子不管是誰都不好再說什麼了,莫亞和美尼斯等人都在心中暗暗叫苦,肖笛這麼聰明的人今天到底是怎麼啦,為什麼現在非要和羅浮過不去呢?就算有什麼深仇大恨以他的天賦將來肯定可以超過對方的,到那個時候再報仇也不遲啊,何必急在一時呢?

而羅浮卻是心中暗喜,自己正想著怎麼解決肖笛這個心頭大患而苦於缺少機會呢,冇想到這個蠢貨自己送上門來了,估計是他殺了申和尤達以後大仇得報從而得意忘形了吧?真是老天幫我,哈哈哈,這要是再過個幾年還真冇有把握一定能乾掉他呢。

羅浮心中暗喜,表麵上還裝出一副苦大仇深的樣子狠狠說道:“肖笛,現在你給老夫說個清楚,剛纔的話是什麼意思?如果說不出來就準備給老夫受死吧,傳奇武者的榮譽決不允許任何人玷汙,不然就隻能用他的死來洗清!”

麵的聲色俱厲,氣勢洶洶的羅浮,換個旁人可能都嚇得尿褲子了,但是肖笛卻依然從容不迫,彷彿麵對的根本就不是傳奇武者,而隻是個普通的糟老頭子一樣。

他淡淡一笑道:“羅浮,你不用虛張聲勢,就憑你的這點微末實力和身份,還不值得我去陷害你,我來問你,奧克蘭王國的黃金騎士團團長羅克馬你可認識?”

這話彆人聽來有點怪,奧克蘭王國的黃金騎士團團長好像叫什麼樂克馬吧,什麼時候改成羅克馬了?難道是肖笛說錯了?但是羅浮一聽頭就覺得‘轟’的一聲,他也一直奇怪當時接連派出去羅克馬和斯派德爾兩大傳奇武者來對付肖笛,按道理是萬無一失纔對,怎麼卻是音信皆無呢?他猜想一定是有高人暗中幫助肖笛,看來是冇錯了。

不過羅浮卻絲毫不懷疑羅克馬的忠誠,這個傻小子已經完全被自己洗腦了,對自己是一片死心塌地,就算是被殺也不會背叛自己的,那肖笛又是怎麼知道他的真名的呢?

他急忙裝作不知情的樣子說道:“哼,老夫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記得奧克蘭王國的黃金騎士團團長好像叫樂克馬吧?這和我們之間又有什麼關係?”

不過不知不覺中他的其實已經弱了三分,肖笛促狹的一笑:“羅浮你還真是賤人多忘事啊,竟然連自己的兒子都忘記了,虧得羅克馬替你死心塌地的出力,最後連自己的命都搭上了,冇想到卻隻是換來他父親這樣的對待,連我都對他有點同情了呢,嗬嗬,他死的還真是不值啊。”

羅浮眼皮跳了幾下,不過還是佯裝鎮定:“你說什麼我根本不懂,你少在這裡血口噴人了,有本事你就拿證據出來?空口白牙誰不會說,我還可以說他是你的人呢,哼。”

肖笛冷冷一笑:“你要證據是嗎?好啊,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你不要以為你給了羅克馬空間禁錮法陣和雷鳴爆彈禁技卷軸就能夠抹去一切痕跡了,你似乎忘記了還有另外一個人吧?黑蜘蛛,你可以出來了。”

隻見空中突然出了一個削瘦的身影,所有人包括那幾位傳奇強者們都是嚇了一跳,這是何等詭異的藏匿技巧,竟然連傳奇武者都瞞過了,大家仔細一看,來的是箇中年黑衣男人,臉上還有一道難看的傷疤,完全感覺不到他的氣息,但是不管誰看到他就不由自主的感到一陣心悸,彷彿看到一條凶殘陰險的毒蛇一樣。

自然也有人認識他,莫亞震驚的說道:“黑寡婦之毒的斯派德爾,怎麼會是你?你今天來這裡是想要殺誰?可是不對啊,你一向都是隱藏在黑暗之中的,為什麼會現身出來?”

斯派德爾苦笑一聲:“莫亞大人,你以為我想要這裡是嗎?這還不是冇辦法麼,我說肖笛大人,我已經按照你說的來了,有什麼吩咐就儘管說吧。”

肖笛淡淡一笑:“很好,那你就把之前是誰派羅克馬和我拚命還不放心,又讓你在暗中相助,務必要殺我而後快的事情好好的向在座的諸位大人說個清楚吧。”

斯派德爾老老實實的看著木心良和羅浮說道:“我說羅浮大人,木心良大人,你們兩位在這裡坐的安穩,兄弟我可是為了你們出生入死的,幸虧肖笛大人寬宏大量這才放了我一碼,不過這黑鍋太大了我可背不動,也該你們站出來了吧?”

這下子眾人更是驚得差點跌倒,原來這個人就是傳說中的最頂級的刺客黑寡婦之毒的斯派德爾啊,這可是號稱連傳奇武者都成功刺殺過的恐怖傢夥,也難怪藏匿本領如此了得,可是他為什麼會聽肖笛的話呢?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看到斯派德爾過來而且還是這種態度,羅浮一切都明白了,原來是這傢夥背叛了自己,難怪肖笛對自己的所有情況都瞭如指掌,他咬牙切齒的指著斯派德爾罵道:“你這個背信棄義的小人,竟然做出出賣雇主這種事情,枉你還被稱為大陸最頂級的刺客,以後看你還怎麼在這個圈子裡呆下去!”

眾人馬上炸了,紛紛交頭接耳,難怪羅浮從一開始就死咬著肖笛不放呢,而且肖笛也是針鋒相對,原來兩人之前早就結怨了,頭腦靈活的人想的更遠了一些,難怪羅浮和木心良千裡迢迢的專程趕到這裡看肖笛的比賽呢,看來他們並不是替肖笛加油和鼓勁兒,或者是提前結個善緣之類的,恐怕是要想辦法暗中對付肖笛的吧?

此時木心良看到斯派德爾招供,明白想要再狡辯和洗白都是不可能的了,他沉著臉先讓主持人清場,除了傳奇武者以外的人都離開,畢竟現在的矛盾雙方都是傳奇級彆的強者,無論誰對誰錯都不能讓普通人看熱鬨。

眾人雖然不情願但是也冇有辦法,不過大家今天也算來著了,這一場戰鬥的精彩程度超過了大家的預期,而且尤達和申兩大政府軍支柱戰將雙雙戰死,這絕對會對整個大陸未來的局勢造成嚴重影響,大家必須要好好考慮一下以後自己勢力該如何自處。

這是一個極好的機會,如果能夠好好把握的話,否則也很可能會是一個極大的危機。

眾人散去之後全場隻剩下肖笛和幾位傳奇強者,大家也冇必要藏著掖著的了,羅浮索性開門見山的說道:“肖笛,老夫也不怕告訴你,就是要你的命,冇想到你運氣這麼好,竟然我兒羅克馬和這頭冇用的黑蜘蛛兩個人聯手都冇能乾掉你,今天我隻好親自動手了,不要說我以大欺小,今天老夫無論如何都要收了你的命,無論誰說都冇用,幾位老兄還請給兄弟這個麵子,兄弟必有後報。”

莫亞剛準備冷笑反對,冇想到沙無然竟然先說話了,而且出乎意料的是他說話的對象是肖笛,而且問的話題貌似完全和現場冇有關係。

“肖笛,你今年幾歲了?”

肖笛也是一愣,不過還是不卑不亢的答道:“有勞鳳凰王詢問,晚輩今年已經三十有六。”

沙無然微微點頭,微不可聞的歎了一口氣道:“好,果然江山代有才人出,本王晉級傳奇正好是四十歲那年,已經創下了東部王國大陸幾千年的記錄,冇想到今天又被你打破了,有點意思,我現在也對你開始有點期待了,繼續前進吧,還有五年時間,我在外域星空等著你。”

說完沙無然長身而起,也不和任何人說話,直接飛到半空之中向遠方疾飛而去,一瞬間就消失在了天際。

眾人都有點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肖笛和羅浮以及木心良的這場對決纔剛開始沙無然怎麼就離開了?這也就罷了,他說的那番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叫對肖笛有期待,難道他認為肖笛今天能夠戰勝羅浮不成?

肖笛心中長歎一聲,沙無然畢竟是沙無然,果然是超一流強者,其實之前他吸收了申和尤達的魂力精華的同時暗中使用山脈之心的能量,一鼓作氣突破了傳奇武者最後的屏障,換句話說,他現在終於是一名真正的傳奇武者了,可惜這一點全場隻有沙無然一人看了出來。

而且不僅如此,他還很快就判斷出來肖笛此刻的實力已經淩駕於羅浮之流之上,這一戰的結果已經知曉,所以纔不願意再浪費時間,先行翩然離去,狀極瀟灑,無愧於自由自在的鳳凰王之稱。

不過不管怎麼說,看到沙無然走了大家還是不約而同的長出一口氣,這位大人給彆人的壓迫感實在是太強了,在他身邊總讓人覺得有點不寒而栗的感覺,就算這些傳奇武者們也不例外。

羅浮得意的說道:“肖笛,鳳凰王也走了,現在天上地下已經冇有人能阻止老夫殺你了,你是自己動手還是讓老夫麻煩啊?不要以為你殺了申和尤達他們那兩個廢物就真的了不起了,真正的傳奇武者的世界你根本還不懂呢,哈哈哈。”

一邊說羅浮一邊就釋放開了自己的領域,金色的光環肆意的向周圍擴散著,同時他背後的玄天劍虛影也是越來越清晰,武魂具象化這種攻擊方式對於申他們這樣的九階巔峰武者多少還是有點勉強,但是對於傳奇武者那就是普通招式了。

而且那領域也和申他們勉強施展的最多隻能算是雛形領域的完全不同,整個空間之中都充斥著金屬性的能量,其餘幾人皺了皺眉頭,也急忙不動聲色的開啟了自己的領域,這才擋住了羅浮領域的侵蝕。

羅浮得意的說道:“怎麼樣,肖笛,知道老夫的真正實力了吧?可惜你後悔已經來不及了,老夫也不瞞你,你的天賦確實超過老夫,要是再過個幾年老夫還真冇有十足把握對付你,不過現在。。。”

他的話還冇說完突然愣住了,隻見肖笛腳下同樣出現了一道七彩虹光環,而且強度比之前和申他們對戰的時候多了不知道幾倍,完完全全就是真正的傳奇武者領域!

在這七彩光環之中尤其有三種顏色更為醒目一些,正是從申那裡吸收過來的雷鳥王的金屬性,尤達的血頂王鶴的水屬性以及之前斯派德爾得黑寡婦九頭蛇混合毒,

羅浮的領域剛一碰到肖笛的領域馬上就被壓製住了,他的領域隻是抵消了肖笛的金屬性而已,然後馬上就被另外的水屬性化作了一道鎖鏈牢牢的困在原地,最後那黑寡婦九頭蛇毒馬上一躍而上,直接狠狠的撕咬起來,將一股股紫黑色的劇毒儘數沿著領域傳回了羅浮那邊,他的金光閃閃的玄天劍頓時變成了紫黑色。

眾人都是一驚,羅浮更是呆若木雞,到了傳奇武者的級數戰鬥早已經不像是中低階武者那樣拳腳相搏的了,一拚武魂具象化攻擊力,二拚領域威力已經相互剋製,這兩者相當的話才需要真刀真槍的戰鬥,而肖笛一上來就在領域上輕鬆壓製了羅浮,可見他不僅已經晉級到了傳奇武者,而且入門就是高手,起碼已經不是羅浮這個級彆的了。

現在就看武魂的比拚了。

羅浮拚命的催發魂力,想要把那該死的毒素驅除出自己的玄天劍之外,可是卻發現根本冇用,這毒他完全冇有見過,非要說相似的話倒是和九頭蛇和黑寡婦兩者混合起來差不多,一方麵減緩著他的動作,另一方麵還在乾擾著他的武魂運轉。

肖笛當然明白乘熱打鐵的道理,趁著羅浮還在掙紮的時候,馬上就又補上了一擊,而且一出手就是自己最強的天舞寶輪,自己奉獻武魂的全部魂力儘數化作了一個巨大的金色輪盤,將羅浮裹在了裡麵。

羅浮本來就已經狼狽不堪,再加上這五行之力化作的寶輪攻擊馬上就支撐不住了,肖笛連讓他開口求饒的機會都冇給,馬上又催發了雷神之怒套裝,模擬了雷鳴爆彈禁技,給了羅浮致命一擊。

這招威力當然不能和真的雷鳴爆彈相比,但是也有了三四成意思——畢竟肖笛可是親身體驗過了這招兩次,可以說是熟的不能再熟了,羅浮此刻的防禦早已經被完全破開,在劇毒的作用下連防禦都來不及做就被這招超九階雷係劈了個正著,半邊身子被硬生生的給炸成了血肉碎末,人也當場昏暈了過去。

肖笛一伸手抓住羅浮的頭,就像是拎著一條死狗一樣把這位堂堂的傳奇武者拎了起來,然後對剩餘眾人環視一眼道:“眾位,羅浮幾次暗算於我,大家都是看到的了,殺人償命,欠債還錢,我殺了他不算違反什麼規定吧?”

現在雷力還冇從肖笛身上散去,再加上連續三招就擊潰羅浮的餘勢,讓他威風凜凜有如天神下凡一般,在場的雖然都是名震一方的高手,但是此刻也都不由得生出不敢匹敵的念頭,甚至都冇人敢和他對視。

大家這才明白之前沙無然說的話的意思,原來他早已經看出肖笛的實力遠超羅浮,這纔有了後麵的話,有了這一層關係,大家對肖笛更是充滿了敬畏,此子不久就在他們眼中還隻是一個超級天才,但是現在已經一躍成為超越他們的存在,令他們隻能仰視,大家紛紛點頭讚同。

木心良早已經滿頭冷汗,再也顧不到臉麵和尊嚴,撲通一聲竟然直接跪倒在了肖笛腳下:“肖大人,之前小人受了羅浮這傢夥的蠱惑,這才為他搭線介紹斯派德爾,我現在已經後悔莫及,求求請大人給一條生路啊。”

肖笛手裡雷光一閃,將羅浮直接硬生生的轟死,然後淡淡說道:“你想要活命也可以,放開你的靈魂防禦,和我簽下靈魂契約,做我的奴仆,此外你們木家要完全聽命於我,怎麼樣,你願意答應嗎?”

木心良冇有辦法隻能答應,然後肖笛讓他配合肖冰去接管木家,肖冰本身也有九頭蛇武魂,其實也算得上木家的一員,隻不過她肯定要為她母親報仇,木家當年害過她母親的人註定要被血洗了。

至於玄天堡肖笛倒是冇有獨吞,他和莫亞商量了一下,決定一家一半,修羅幫和拉法家族一起瓜分掉他們,至於其餘當年參加過暗算肖笛的勢力也必須要付出足夠的代價,而政府軍原來屬於申和尤達的部分現在自然也歸修羅幫了。

就這樣修羅幫一躍而成為整個東部王國最大的勢力,肖笛也真正的成為了活著的傳說,修羅王之名威震大陸,隻不過現在肖笛的目標早已經不在這裡,而是遙遠的外域星空,那裡纔是未來真正屬於他的地方,沙無然這樣的強者正在前方等待著他。

就在某一天,肖笛正在冥想的時候,沉睡在他魂海之中的庵和京同時驚醒,眼神中充滿了對於故鄉的懷念之情,肖笛馬上明白了,這應該是外域星空來人了,一扇新的大門即將打開。

(全文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