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哈羅小說網 > 都市 > 劍道第一仙 > 第一千八百七十九章 不能厚此薄彼

劍道第一仙 第一千八百七十九章 不能厚此薄彼

作者:蕭瑾瑜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27 11:36:24

-

金瀾仙山半山腰處。

一座道場內。

“給臉不要臉!”

啪!

一個魁梧男子一巴掌狠狠抽在凝翠的臉上。

凝翠滾落在地,小臉紅腫起來,眼神寫滿憤怒和驚懼。

“以前,你凝翠是湯寶兒身邊的貼身侍女,大家都敬你三尺,可現在,你就是個百無一用的賤婢,還敢和老子頂嘴,信不信老子就是把你廢了,也冇人敢替你說話?”

魁梧男子麵容森然,大步上前,一腳狠狠揣在凝翠肚子上,凝翠發出痛苦的慘叫,嬌小的軀體都蜷縮起來,俏臉煞白,直冒冷汗。

道場附近區域,許多人看著這一幕,有人幸災樂禍,有人不忍目睹。

可無人敢上前阻止。

一切都因為,那魁梧男子乃是大長老膝下第四子,名喚湯雲貴,性情跋扈暴戾。

至於凝翠,以前是族長湯寶兒的貼身侍女,情同姐妹,身份自然也不一般。

可現在的她,也僅僅隻不過是一個女婢罷了。

她就是被湯雲貴打死,都冇人能說什麼。

“給老子磕頭賠罪,快!”

魁梧男子獰笑,“若不然,我將你這小賤人廢了,給宗族那些最底層的奴才當泄火的工具!”

凝翠艱難地抬起頭,咬牙道:“湯雲貴,你一定會遭報應的!!”

“找死!”

湯雲貴眸中凶光畢露,上前一腳就朝翠微身上狠狠踩去。

附近眾人心中發寒,這一腳力量剛猛,一旦被踩中,凝翠那嬌小的軀體非化作一地血肉不可!

這一瞬,忽地一道倩影憑空出現,一掌拍出。

砰!!!

湯雲貴整個人被轟飛出去,砸落在道場遠處地麵上。

眾人皆驚,這纔看清楚,那突兀出手的,赫然是七長老湯雨煙!

幾乎同時,人們也看到,族長之女湯寶兒也出現了,第一時間將地上的凝翠扶起。

“凝翠,你怎麼樣?”湯寶兒滿臉擔憂。

凝翠呆呆道:“小姐?”

她似難以置信。

而看著她身上的傷勢,湯寶兒氣得俏臉冰冷,怒火中燒,道:“彆怕,我給你出氣!!”

凝翠雖是她的侍女,可兩人從小一塊長大,情同姐妹,眼見她遭受這等羞辱和踐踏,讓湯寶兒也徹底怒了。

“小姐不要——!”

湯寶兒尖叫,猛地一把攥住湯寶兒的手,“聽我的,快走,快走啊——!”

湯寶兒一愣。

湯雨煙也皺了皺眉。

“想走?門都冇有!”

遠處,湯雲貴爬起身來,眼神怨毒地掃了湯雨煙和湯寶兒一眼,“你們這些宗族罪人,必須予以嚴懲!”

宗族罪人?

湯雨煙和湯寶兒皆愈發感到不對勁。

湯雲貴朝道場附近眾人怒吼道,“還愣著做什麼,快去叫人!!”

聲震全場。

頓時,附近眾人作鳥獸散,忙不迭展開行動。

湯雨煙正欲阻止,一道淡然的聲音在道場入口的地方傳來:

“讓他們去吧,此地空闊,風景也算不俗,那就在此地解決你們宗族的內患便是。”

湯雨煙幽然一歎,點了點頭。

而湯雲貴這纔看到,那說話的是一個青袍年輕人,立在道場入口處,正在凝望一側山壁上紮根的一株桃樹。

桃花灼灼,爛漫如火霞,開得格外嬌豔。

青袍年輕人立在那,雙手負背,腰畔掛著一個黃皮酒葫蘆,身影頎長,儀態閒適從容。

湯雲貴眉頭皺起,沉聲道:“你是何人,竟敢擅闖”

不等說完,蘇奕扭頭看了過來。

下一刻。

砰的一聲,湯雲貴雙膝跪倒,頭顱搶地,渾身都被一股無形力量禁錮,連聲音都發不出來,頓時駭然失色。

“先讓他跪著,等事情真相大白時,再決定他的生死,如何?”

蘇奕輕聲道。

湯雨煙點了點頭。

而此時,湯寶兒已經從凝翠口中瞭解到了一些真相!

三天前,一場災禍降臨在古族湯氏頭上。

太清教派出九位仙王,和兩個來曆神秘的“神使”前來,強硬表態要讓古族湯氏低頭,向太清教臣服!

否則,就要殺到古族湯氏臣服為止!

須知,過往那一個月裡,古族湯氏早已孤立無援,麻煩不斷,處境岌岌可危。

如今,在這等脅迫之下,許多老人都撐不住了,決定妥協和臣服。

可這一切,遭受到了來自族長湯渡雲、太上長老湯金虹、長老湯靈啟等人的強烈反對。

族長湯渡雲更是表態,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這徹底激怒了太清教的人,也引來湯氏許多老人不滿。

古族湯氏的一位名叫‘湯越金’的太武階老古董都被驚動,破關而出。

當得知古族湯氏的處境之後,湯越金毫不猶豫廢掉了湯渡雲的族長職務。

連同湯金虹、湯靈啟等人都被當場鎮壓,抓捕了起來!

同時,在湯越金的安排下,整個古族湯氏選擇向太清教臣服!!

而在古族湯氏內,族長湯越金以及那些反對臣服的老人,乃至於他們的妻兒全都被視作宗族罪人,囚禁了起來。

至此,湯雨煙和湯寶兒才終於明白過來。

隻是這個真相,卻讓兩人如遭雷擊,失魂落魄,一時難以接受。

怪不得她們返回時,會遭受那種待遇,會被視作宗族的罪人!原來早在她們歸來之前,宗族早已變了天!!

蘇奕瞭解到這些後,則意識到古族湯氏遭受到的這場劇變,恐怕和那兩個曾和太清教一起前來的“神使”有關。

這時候,一群身影從遠處呼嘯而來,氣勢洶洶。

足有上百之眾。

皆是古族湯氏的大人物。

為首的,是一個身影枯瘦的紫衣老者。

“雲貴,你怎麼了?”

當抵達的一瞬,紫衣老者就看到了被鎮壓跪地的湯雲貴,那張老臉一下子變得無比陰沉。

湯雲貴跪在那,無法動彈,嘴裡也發不出聲音,像紋絲不動的雕像般。

“帝君大人,此人就是我族大長老湯金風!”

湯雨煙飛快介紹了一下。

蘇奕心不在焉地嗯了一聲,抬手從山壁那一株桃樹上折了一枝桃花,拿在手中。

桃枝尺許長,生有七朵灼灼如燃的桃花,花蕊處還浸潤著露水,在天光下閃爍著晶瑩的光澤。

“這是誰做的?”

一襲紫袍的大長老湯金風眸光森然,掃視湯雨煙和湯寶兒,直至看到立在那一株桃花樹之旁的蘇奕時,他眉頭不禁皺起。

這又是誰?

也不怪他不認識,當初蘇奕在古族湯氏做客的時候,曾喬裝易容,以“沈牧”這個身份行事。

而現在,蘇奕顯露的是自己的真實容貌!

“我做的。”

蘇奕一手拎著桃枝,轉身悠悠然走來,對湯雨煙、湯寶兒道,“接下來的事情,交給我了,你們隻需旁觀便可。”

湯雨煙心中一緊,似唯恐蘇奕大開殺戒般,傳音道:“帝君大人,不管如何,他們好歹都是我的族人,之所以選擇臣服,也是被逼”

不等說完,蘇奕已點頭道:“放心,他們是否向太清教臣服,是他們的選擇,我還不至於為此而動怒。”

“雨煙長老,此人是誰?是你帶來的?”

大長老湯金風皺眉,沉聲問道。

“我是誰不重要。”

蘇奕邁步來到道場中,抬眼一掃那足足上百位湯家的大人物們,語氣隨意道,“重要的是,接下來你們隻需乖乖配合,或許便有活命的機會。”

一番話,讓那些湯家大人物們都不禁一怔,差點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在我湯家的地盤上撒野?何其放肆!”

一個墨袍男子怒極而笑。

“放肆?”

蘇奕笑了笑,道,“那我就放肆一下給你看看。”

說著,他拿著桃枝當空一點。

動作輕柔,連花瓣中的露水都不曾墜落。

可在遠處,那墨袍男子砰的一聲,從天穹墜落,狠狠砸在地上,發出慘叫。

場中騷動,眾人無不驚怒。

“閣下動輒就傷人,是不是太過分了?”

有人怒道。

砰!

聲音還在迴盪,此人的身影一個趔趄,也狠狠砸落在地,任憑掙紮都無法爬起身來。

這一下,眾人似終於意識到對手的可怕,全都運轉道行,祭出寶物,戒備起來。

可蘇奕卻並未就此罷手。

他想了想,道:“罷了,既然已動手,自不能厚此薄彼。”

他袖袍一揮。

轟!!

虛空猛地一顫,一股恐怖的威壓從天而降,以湯金風為首的上百位湯家大人物,像下餃子似的,從半空中噗通噗通砸落在地,摔得橫七豎八躺倒一大片,慘叫聲隨之此起彼伏地響起。

那一幕,很壯觀!也很滑稽!

原本氣勢洶洶的一眾大人物,何等威風,可轉眼間,卻滾落成一地,淒慘而狼狽!

這讓遠處許多聞訊而來的湯家族人無不駭然,亡魂大冒,整個人都傻了。

那傢夥究竟是誰?

怎會如此可怕?!

唯有湯雨煙和湯寶兒清楚,帝君大人已經手下留情,否則,這一擊之下,在場之輩,必將死無全屍!

而此時,蘇奕拎出藤椅,手握桃枝,愜意地坐在了其中。

“我知道,你們還不甘心,那就叫人,把那個叫湯越金的也叫過來,省得麻煩。”

“等人到齊了,再問話也不遲。”

蘇奕語氣隨意,聲音不大,卻清清楚楚響徹場中,壓住那些痛苦的呻吟聲、慘叫聲。

一時間,場中氣氛壓抑沉悶,讓人直喘不過氣來。

眾人皆震撼失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